加入好友
 
從2006年9月花園協會成立至今,已經直接幫助了 隻貓狗 花園首頁花園論壇登入私人訊息個人資料搜尋常見問題註冊
 
回到花園首頁
【快訊】 【流浪動物花園協會每週現場送養活動訊息】 【愛心賑糧】每月開放申請,請網友將愛心消息傳揚出去! 【愛心飼料捐贈給流浪動物花園協會】 【愛要及時】就是現在,大家都可以為「生命倒數」的難貓難犬盡點力! 【PLATFORMx蕭閎仁x流浪動物花園=設計T義賣活動 ~幫助他們完成回家的夢!】 【愛心飼料捐贈給流浪動物花園協會】
【2020花園愛心桌曆預購單】感......
送養認養區
花園協會送養區
花園送養活動區
全省狗狗送養區
基隆市台北市
新北市
桃竹苗
中部送養
南部送養
東部送養
未註明區域
全省貓貓送養區
其他動物及友站
轉貼送養區
貓狗已認養區
走失協尋
拾獲協尋
已回家了
找到幸福
Rose 流浪狗日記
狗貓資訊討論
文章專欄
花園歷史回顧
加入花園協會
 
[發表新主題]   [回覆主題]
上一篇主題 :: 下一篇主題  
發表人 內容
zoehank
一般會員


註冊時間: 2004-06-14
文章: 97

發表於: 2005-04-17, 23:27    文章主題: 犯錯 [引言]

「人真的不能犯錯!」
大嫂邊在廚房裡面洗碗,邊轉過身對著在一旁幫忙的她說。
她所不能理解的是,公司遠在新竹科學園的表嫂,
怎麼會有同事知道媽媽殺人的事情?

「所以人家才說,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啊!」表嫂帶著一副說教的神情,
又補了一句,「況且你媽打死小孩這件事情還上報了,大家都知道!」

她很想回表嫂一句話︰「不要忘了,你兒子也是給我媽帶大的!」
雖然她跟母親之間的關係一向不親,
但是她還是很厭惡大嫂用這種八卦的口吻談論媽媽的事情。

然而她什麼也沒有說,轉過身去走到客廳。

看到外婆跟舅舅兩個人還在研究媽媽的案子,
她頓時覺得難以呼吸,什麼也沒說的就直接到陽台去了。
現在她只想抽一根菸,緩一緩在這屋裡面所受到的壓力。

說老實的,她現在還有一點時差問題,所以老是頭痛。
可是回到家之後,她並沒有太多的時間去照顧她的時差。
一下飛機,舅舅馬上帶她到看守所去,媽媽已經被收押。

看見她,媽媽只是一直哭︰「你們把她叫回來幹什麼?又不關她的事!」
媽媽邊哭邊對著舅舅說。
「你總是要告訴我們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才好幫你啊!
現在律師連狀紙要怎麼寫都不知道…」
舅舅沒有理會媽媽的問話,在旁邊祇能乾著急。

而她也開始懷疑起來,既然她什麼忙也幫不上,還這麼急著把她叫回來幹什麼?

只是,坐在媽媽對面,
她突然發現自己好像從來沒有認識過坐在眼前的這個女人。
她記憶中的媽媽,應該是一個很強勢的女人、
是一個什麼事情都要一手攬在身上的女人、
是一個什麼事情都瞞不了她的女人、
是一個永遠不會犯錯的女人。

但現在坐在她眼前的這個女人,
跟她在電視新聞上面看到的那種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幹些什麼的女人並沒有什麼差別。

「明天,我想去拜訪一下那小孩的家人!」
她熄掉了菸,走回了客廳,打斷了外婆跟舅舅的談話。
「不行!你這樣去會被人家打死的!」外婆露出了驚恐的眼神,看著她。
「總是要跟人家倒個歉吧!死的可是人家的獨生女!」她想了一下說。
「你哥已經去過了,你不需要…」
大嫂已經收拾完廚房裡的東西,走出來對著她說。
她沒有理會大嫂的話,逕自走回房間裡去。
她想好好睡一下,她的頭痛已經對她發出了警告,
如果再不好好的睡一下的話,她休想可以搞清楚眼前這一團混亂。

她的房間跟她離開的時候沒有兩樣,一大疊厚厚的訴狀文擱在桌上。
因為她是這個家裡最會唸書的人,
所以舅舅把這些東西都交給了她︰
「她養了你一輩子,你怎麼樣都要幫她脫身!」
舅舅用命令式結束了跟她的對話。

「脫身!」她突然感覺到這兩個字有點熟悉。從小她就很想要脫離這個家。
這個家裡面的每一個人,彼此的關係維持的太緊密了。
從大哥跟大嫂結婚之後還繼續住在這裡就可以看得出來;
從舅舅一輩子不結婚守著這個家就可以看得出來。

她是這個家裡唯一的例外,
她從來不覺得自己跟這家人有些什麼關係?
對於家裡面的事情,她也沒有任何說話的權力。
她總是冷眼旁觀的看著這家人。

一直到上大學之後,她找到了可以離開這個家的唯一方式︰努力唸書。
只要她能爭取到國外的獎學金,她就能離開這裡。
而當她真的如願的坐在飛往新世界的飛機上的時候,她知道她成功了!
她慶幸的想著,原來擺脫這家人竟是這麼的容易!
她沒有想到,就算她真的自以為擺脫了他們,
媽媽還是有辦法將她從遙遠的異鄉招了回來。

沒有理會外婆的阻止,她還是去拜訪了那家人,他們並沒有想像中的情緒化。
男人很有禮貌的將她請到了客廳去坐坐。小女孩的遺照被高高掛在廳裡面,
看著小女孩快樂的神情,她的心頭不禁一震。

「她只有三歲啊!」
孩子的母親哭的死去活來的說著︰
「你媽怎麼可以這麼狠心,就這樣打死她?這麼小的孩子,
能做錯什麼事情?她懂什麼?」

她看一眼孩子的母親,沒有說話。

孩子的父親看起來顯然一直在壓抑著自己的怒火︰
「你媽竟然跟法官說,我女兒是在公園裡給摔死的!」
他越說越激動的︰「你知不知道我們在公園裡面招魂,什麼都招不到,
最後還是在你家才招到我女兒的魂魄…」
這個一百八十公分的男人,說到這裡的時候已經隱忍不住的哭了出來。
「我女兒明明就是死在你家裡的!你媽還想狡辯!」
男人邊說,邊扶住了女人,
「我女兒是被你媽打死的!」他顯露出凶惡的眼神看著她說。

這一對夫妻看起來很年輕,也不是那種會失去理性的人。
然而喪女之痛令他們已經不知道往後的日子該如何過下去。
「我們也不求什麼…」男人邊哭邊看著她說︰「我們只要你媽說真話!」

她從那家人家走出來的時候,耳朵邊還響著男人說的那句話︰
「我們只要你媽說真話!」

父親過世之後,媽媽就開始幫人家帶小孩來支持這個家的生活。
這麼多年來,也沒有出過什麼事情,為什麼這一次媽媽會失手打死人家的孩子?
她的腦海中突然閃過那個三歲女孩的臉,背脊不覺的涼了起來。

大嫂在媽媽出事之後,就把自己的孩子送回娘家去了。
這點令她很不能諒解,因為她一直認為這是一個意外。
律師的訴訟狀最後的定稿也是這樣︰這是一個發生在公園遊樂場裡面的意外。
身為媽媽的媳婦,她應該要支持媽媽,
但是連她都把孩子送回娘家去,交給娘家人帶,這種作為讓媽媽情何以堪?

很多年之後,她發現了自己也有這樣的隱憂。
當媽媽抱起她的新生兒時的當下,她全身不禁顫抖了一下,
她突然想到當年大嫂的恐懼,竟然也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她刻意讓自己的反應不要太過明顯,但是媽媽已經看到了。

媽媽深吸了一口氣邊將新生兒交回到她手裡說著︰
「那個孩子來的時候,我就覺得她很奇怪!」
她可以感覺到媽媽口氣裡面的顫抖︰
「每天早、晚課的時間還沒有到,她就會去搶著敲木魚,提醒我時間到了…」
媽媽邊說邊看了她一眼,用著有點不屑的口吻補了一句︰
「一個三歲的孩子懂什麼早晚課?」

她沒有應答。從爸爸死了之後,媽媽就開始信佛。
她對這個宗教沒有什麼意見,只要不妨礙到她的生活就好了。
說老實的,如果媽媽能在宗教裡找到依靠,那又有什麼不好?
後來媽媽被判過失殺人而緩刑,也被認為是因為菩薩保佑才可以讓她脫身。
只是當判決下來的時候,她卻不知道怎麼地,
不敢看著同時也在庭上的那對父母的雙眼。

她覺得內疚;她突然意識過來,難道早在那時候她就已經在心裡判了媽媽的罪?

「我本來以為這個孩子跟佛有緣,但是後來我卻發現不是那麼一回事!
她不是喜歡亂動我那些佛像,就是在神桌上面爬來爬去的;
有一天,還把菩薩給摔在地上…」媽媽的眼神開始驚恐了起來︰
「所以我才伸手打了她!可是我哪知道只是一巴掌,這孩子就死了過去!」
媽媽說到這裡,已經說不下去了。
她一手抱著新生兒,另一手伸出去拉著媽媽,但是她卻不知道怎麼安慰她。

她想到自己在過去二十幾年裡面,她一直重複不斷的做著同樣的惡夢:
那個總是被媽媽追著打的惡夢。
直到流淚醒來,她才能舒一口氣。然而,她從來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會挨打?
「因為你不是媽媽的小孩!」
小時後哥哥曾經這樣跟她說過,但是哥哥還沒有說完,
就已經被舅舅跟外婆拉走了。
往後她想問哥哥些什麼,哥哥就已經什麼都不說了,
只是一直到現在,她彷彿還能見到哥哥詭譎的微笑。

她想到自己左耳的失聰、鼻粘膜的破裂,
還有背後的被皮帶抽出長長的疤痕;她真的很想知道真相︰
「媽…」她看著流淚的母親,不禁叫了出來︰「為什麼你要打我?」

流淚的母親此時不禁一愣,看著她和手中的新生兒。
「不是因為她把菩薩砸到地上你才動手,是因為她長得像我,
你才要打她!可是我不懂,你為什麼這麼恨我?」

媽媽沒有回答她的問題,卻開始口中喃喃自語的念起佛來。
做晚課的時間到了,她要趕回家去。

她知道媽媽永遠不會回答自己的疑問,但是這也無所謂,
等做完月子之後,她就要回到異鄉去,跟自己的丈夫會合。
她知道自己會有一個新的生活,而這個生活,會像她手中的新生兒一般的幸福,
而她也不再需要跟這些沒有解答的過去糾纏。

媽媽被判緩刑之後,她便回到了異鄉。
她決心不要讓這些事情繼續干擾她的生活,她開始了心理治療的療程。
由於主治醫生沒有辦法從她的過去裡面找到問題的癥結,
所以為她開了一扇新的窗。
她這才知道,原來這許多年來,她都被一種不必要的內疚所折磨著。
只是問題不在她身上,而是在母親身上。

慢慢地,她開始建立了一個屬於她自己的生活方式,
那是一種跟從前那個緊密聯繫的家完全不一樣的生活方式。
後來,她有了一個男人,完全平等對待自己的男人,
這是第一次在她的生命中,她感覺到自己也是一個人。

然而,母親對她的情緒勒索卻令她最後還是決定回到台灣生孩子。
這是因為她不想讓母親飛到她所居住的異鄉,破壞她一手建立的新生活。
所以她願意犧牲一兩個月的時間,來換取一輩子的安靜。
只是她沒有想到,往後她真的可以安靜了!
回家做晚課的母親自殺了!
還躺在病床上等待出院的她聽到這個消息,不禁怔獃住了!
家人把這件事情怪罪在她身上。從來他們就知道她跟母親的不合,
母親之所以會從醫院回家之後就自殺,
一定是因為她又跟她說了些什麼不該說的話…

她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為什麼母親連死都不願意放過她?

她匆匆的抱著孩子,帶著大哥交給她的一些母親的遺物就上了飛機。
這家人似乎也不太想看到她,外婆更是對著她破口大罵不孝︰
「明知道你媽辛苦了一輩子,你非但沒有留在她的身邊,
還用言語刺激她,害她自殺…」
她可以理解外婆白髮人送黑髮人的痛。但是她對母親的死真的是百口莫辯。

她逃了回去,逃回了她自以為安全的地方。

現在,她在廚房裡忙碌著。今天是她兒子三歲的生日。
參加孩子生日宴會的賓客們,已經漸漸散去。
她看著水龍頭流出的水,「唰」的衝擊著槽內的碗盤,
煞那間她突然想到當年大嫂在廚房裡對她說的話︰「人真的不能犯錯!」

媽媽已經死了三年,她很慶幸自己終於遠離了那個錯誤的地方。
此時地下室卻傳來了巨響與她丈夫的呼救聲。

孩子送到醫院的時候已經沒了氣息。
她則是不解孩子怎麼會從樓梯往地下室裡摔去?
一樣是三歲的年紀,她不由得想起那對失去女兒的父母心中的痛楚。
她現在可以體會當年他們的痛。

她一個人坐在地下室裡,將孩子的遺物跟母親當年的遺物擺在一起。
三年前從台灣回來之後,她就將母親的東西鎖在這地下室裡。
她沒有看、不敢看、不想看,就任由真相在這裡躺了三年。

然而真相是什麼?真相是一張照片,裡面是父親跟一個不認識的女人、
是一封上面解釋著為什麼父親要跟媽媽離婚的理由的存證信函。
她開始顫抖起來…
她並不是媽媽的女兒,而是爸爸跟另外一個女人生下的孩子。
那天晚上爸爸跟媽媽提出了離婚,媽媽不肯,兩人起了爭執。
爸爸憤而離開家,跟在外面等著她的女人一起開車離去,
然而一場車禍卻奪去了他們的生命,只留下了她…

所以她是個錯誤,因為父親外遇而遺留給媽媽的錯誤;
造成了媽媽因為怨懟而失手打死小女孩的錯誤;
造成了她的逼問而令媽媽無法承擔最後自殺的錯誤。

那她的孩子呢?
她想問︰「我的孩子又承擔了誰的錯誤?」
然而她的耳朵邊響起的竟是大嫂的那句話︰「人,真的不能犯錯!」

_________________
je vous aime
回頂端
[個人資料] [私人訊息] [雅虎即時通] [MSN]
Gladys
一般會員


註冊時間: 2004-07-01
文章: 13
來自: 白堊紀

發表於: 2005-05-17, 21:28    文章主題: [引言]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嗎?
老實說 看完後 心情有些沉重
身邊有個朋友 也是很想離開家裡
她曾開玩笑地說:真想快點嫁掉,這樣子我就可以離開那個家了
我不太明白她在家裡的情況
(應該說是不瞭解她在家中的地位)
所以我看完這篇文章後 開始思考
會不會在許多年後 她也有和文中的女子有著相同的體悟
自己一心想離開的家 其實她並沒有離開它。

_________________
Vive l'amour
回頂端
[個人資料] [私人訊息] [MSN]
zoehank
一般會員


註冊時間: 2004-06-14
文章: 97

發表於: 2005-05-18, 02:34    文章主題: [引言]

[quote="Gladys"][color=olive]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嗎?


一半真實,一半虛構_
總是因為真實,才會引發虛構的幻想吧!

_________________
je vous aime
回頂端
[個人資料] [私人訊息] [雅虎即時通] [MSN]
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   

[回覆主題]
[發表新主題]


 
2009網際營活獎 - 優質網站首獎


感謝下列廠商一起為生命努力!
狗狗笑了
聯合東方
聯合東方
尾巴
紫包貓砂正確尺寸
iLOOK 電影雜誌
信用卡線上刷卡捐款
單次或定期定額刷卡捐款
信用卡準備好了嗎?
馬上刷卡去!
匯款捐款帳號
行號: 822
帳號: 347-540-199-422
銀行: 中國信託商業銀行 公館分行
戶名: 中華民國流浪動物花園協會
郵局劃撥捐款帳號
帳號: 500-199-67
戶名: 中華民國流浪動物花園協會
花園FB親友團
關於本站歷史回顧友情連結 
TEL 02-2662-0375  •  FAX 02-2364-0136  •  E-Mail ghaa.tw@gmail.com
本網站所有圖文版權屬流浪動物花園及發表人所有.協會法律顧問:黃沛聲律師
歡迎轉貼,但請註明出處並加上本站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