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思我見我存在

ROSE


城市無法照顧太多貓狗
一週有幾天我需在鄉間工作

辦公室在三樓,共用的長桌位在小室中央
左右都是落地大窗

右邊西向美麗群山
視野越過地平線,能看見峰巒起伏
還有卷抱山腰的溫柔白雲


左方越過附近菜園,極目望去
天氣好時可以看見海平面和撲岸白浪


如果願意,走十分鐘可以在廟後找到一條步道
穿越草徑走到海邊


我習慣早起,若沒有下雨,早餐總在露台

食物簡單,只是一片土司一杯咖啡
但心靈豐盛,時有麻雀、九宮、白頭翁來探頭
清晨牠們還會敲打我的鐵皮屋頂,囂張叫我起床


另一橘灰色翅膀的小鳥則常在遠處樹梢
隨風搖曳身姿,誘惑我的相機極盡能力追求
同事說,那是「晚霞」一樣美麗的小鳥


下雨也不差,午後東邊太陽西邊雨
廟宇那方的天際會高高張掛彩虹
有時滿滿半圓,有時小施恩惠露出七彩一截
陽光卻能透過雲氣霞光萬道地映照廟堂上空
燦燦然如展現神蹟

我思我見我存在,我不苛求我隨遇而安

這是我常說的心靈補養「細胞圓潤」時刻
艱困歲月,我靠著這些滋潤強壯了身心


看遠看綠看天看地零付費
即使在工作,抬起眼就是一大片藍天綠野
對身心眼睛都好
人像洗過一樣清白


半生都在紅塵中打滾,不意我原來適合鄉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