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學打坐

ROSE

最近我嘗試著做一些過去沒做過、也不會想做的事

像掀開了一層帷幕,生活突然展現了不同的場景


我學打坐。哈哈。


開始扭捏得像一條蟲

心裡焦急、兩腳麻痺、脊椎痠疼

身在哪裡、心在哪裡、靈在哪裡、定靜在哪裡?

越是侷限著身軀,越是三魂七魄不受拘管


我還毛毛躁躁的儘是計較時間

以為站起身來,就能做更多事情


直到有一天,我在公園裡盤腿坐下

第一次,捨不得睜開眼睛

蟲鳴鳥叫、時光潺潺,定靜中毛孔張開

我用全身心感受清晨大地


生活的層次原來如此豐富

從來在意的喜怒怨嗔、悲歡離合,瞬間褪色退後

清晰的是孤單身影、而不孤獨的心靈


我心中那個永遠匱乏的小女孩離開了

她糾纏了我一生一世,叫我求生、求好、求全

猝不及防她在晨霧中退卻

我才真正活下來了而且重生


我的四肢百骸張開,接受了那一刻天地賞賜的豐盛

空中有微風、耳邊有鳥鳴、草叢中傳來唏唏嗦嗦蟄動

路上有車聲、喇叭、救護車的響笛,似一整部交響曲

我聽見了,但就只是聽見,我還在我的內裡徜徉

塵囂和天籟,都在耳邊身外


突然間日光穿枝透葉、越過公園裡孩子嬉戲的滑梯照在身上

同時間鳥鳴大作清脆明亮,好似要與日光爭鮮競技


「無明毒根。無明毒莖。無明毒枝。無明毒葉。無明毒花。

無明毒果。癡等癡極癡。欣等欣極欣。癡類癡生。總名無明。」


今晨慧根發芽,無明退散

最奇是我如有金鐘罩護體

身在花間草叢而蟲蚊不侵


然後我睜開了眼睛

看見了眼前閃閃發光、新生新氣象的自己……

2014-3-29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