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樹,開著櫻花那棵樹

ROSE

櫻花是神祕的樹

葉子落盡了才開花

花開起來像春蠶吐絲、血燕嘔心,付出似沒有終點

而花一落盡,葉子就鋪天蓋地演出

彷彿昨日之日從未存在


巷子裡有戶人家,門前種了兩棵櫻樹

整個三月交頭並肩纏綿悱惻開到滿天紅霞

多少路人駐足、讚嘆、攝影留念

我也一日三看,每天高舉手機拍照

但總拍不出眼睛裡看到的光采


以為這就是絕讚了

沒想到,殘紅慢慢褪盡的某天中午

過街去吃中餐,抬頭卻見一樹粉紅已換上濃盛新綠


嘩!這換裝還真快!

不是昨天才零零星星落紅點點的嗎?

是所有新葉都蓄積能量、抑制著滿腔熱血在那裡等待

說好了「等姐姐們全體退位,我們就一起湧向青天?」


我這才真正長了見識

原來春天的力量是這樣的

彷彿我這一生,學會了一個人走路、一個人吃飯

一個人思考、一個人賞鑑

才真正有時間有空間認識了第一個春天


櫻樹還不只這樣撼動我的視界

今晨走過樹下,腳下似有漿果四濺

低頭一看竟是一地碎小踩爛了的紅色落果


難道,一路疾行踩爛春天,是我過去年復一年的行徑?


四季不是年年流轉的嗎?

怎麼今年我懷裡豐收了這麼多?

怎麼今年我睜開眼睛似修成正果?


「大成若缺,其用不弊。

大盈若沖,其用不窮。

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辯若訥。

靜勝躁,寒勝熱。清靜為天下正。」(∼老子)


沒有時才能再擁有

出清了才能再收納

承認了一無所有,人才能收成更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