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謝、道歉、道別......

ROSE

我不知道要怎麼做

才能替流浪動物爭取到100分

我已經儘量修煉,但我畢竟是凡人

有時候,五臟六腑還是忍不住冒煙


我很注意自己的言行

每天耐著性子回信、接電話、安排時間溝通送養

這些年,說得最多的是「謝謝你」「對不起」

有人說「人生最難是道謝、道歉、道別」

我只差還不願意跟流浪動物「道別」

其他的,真是真心誠意做到爐火純青


這義工

是自己要做的

所以毫無怨尤、甚至滿心歡喜

情緒跟牠們同悲同喜、幾乎也共死同生

放下過去的工作全職做它,真的感謝我的家人

而做了十年,還保持自己的整潔

我也感謝自己

謝謝自己還努力撐著做為一個正常人的裡子面子

不變質、不偏激、不蓬頭垢面、不低聲下氣


是的,即便是照顧社會最邊緣的浪貓浪犬

我還是希望有骨氣,我不想跪下來請求施捨

就像我救的狗,除非病危耗盡體力

不然牠們都站著

如果我必須跪著做這事

我想我必須「道別」

因為我的理念無法打折:義工和貓狗都必須有尊嚴


我不想要任何一個過去認識我的人說

「就是因為照顧流浪狗,她變了樣」

沒有!我堅持自己還是跟過去一樣

一樣愛動物、也一樣愛生活的品質、乾淨和整潔

我想:真正的好義工,應該用正確的方法幫助落難動物

不該讓流浪狗因自己的不好不對承擔更多罪名!


如果初衷是憐憫牠們落難

想幫助牠們過好一點的生活

我惕勵自己、警告自己,不要被牠們拖著一起沉淪

而是要堅持拉拔牠們走向幸福

跟我一起、在生活和性靈上,努力往上提昇


但做這行,心情始終是壓抑的

一句「你們不是有愛心嗎?」就能堵死人和氣死人

我們不是不能回嘴,只怕唇槍舌戰傷了的不是你我,而是牠們

但誰說義工因為疼惜落難貓狗來照顧牠們

就必須忍受誤解、承擔一切?

如果政府的收容所都做不到永久收容、無限制收容

誰能要求民間義工、渺小的我們有求必應?


我好怕聽見這樣的話:

如果你不能來救,那你們是做什麼的?

我曾經捐錢給協會,為什麼你不能接受我報案?收容我的狗?


生命不是那麼簡簡單單的收與支、進與出

生命是承諾和承擔,接手之後就是絕對陪伴

直到牠們健康快樂找到幸福

或走到生命的終點


如果不是這樣,接手有什麼難?

問題不在接手,在接手之後的處理和對待


我敢說,花園接手的貓狗我們一定盡力

但找到一個幸福的家庭真的有那麼容易?

如果容易,為什麼有那麼多傷心挫折

讓好多義工捶胸頓足、甚至憾恨引退?


是的,上週日我生氣了

但夜裡沈澱下來,我卻輾轉反側,有更多反省


我該接受一個認養人拍胸脯跟我說一切都沒問題

見面時媽媽卻怕狗到不肯進門?

我不想讓人把我「莊孝維」

我花了許多時間反覆回信、回電、溝通、帶狗約見

我不想把我的狗交給家裡有人不能接受狗的家庭

如果我清清楚楚寫了牠長大後會長到15kg

別在見面時唉唉叫:狗狗怎麼這麼大?

牠才三個月,未來一兩個月會吹氣球般大兩倍

那該怎麼辦?

早說了牠是中型犬!

我覺得我生氣有道理


所以我拒絕爸爸的提議:

讓他們「討論20分鐘後決定他們要不要養這隻狗」

我認為20分鐘不能決定狗的一生、或改變人的喜惡

勉強同意:我不放心,對狗也不公平

決定不養:我不讓我的狗受這種屈辱,一樣不公平

總之,我就是不能接受這樣倉促的考慮和決定


但是晚上我失眠了

因為爸爸說:你不能因為媽媽怕狗,就否決她的愛心…


我知道我是對的,我必須確保狗的幸福安全

但我一夜輾轉反側

萬一、也許只是一萬萬分之一

我只怕我辜負最初他們認養流浪狗的心意

會不會,我讓他們對流浪狗和義工有了反感戒心?

傷了芽、剉了根,再也給不出對動物的慈悲心?

而我最終想做的,不僅僅是救援照護牠們存活

其實是翻轉一般人對流浪動物的印象...


那一夜我很挫折


我不在乎他們出了門是不是罵我

這路這麼辛苦,我們埋頭咬牙做了這麼多

全年無休,大家幾乎都累垮了……

而我突然茫然:不知道怎樣才能作到最好、替牠們爭取到100分

廣告